欧美性爱图 第7章 你就是最后一个【来起点订阅】

69书吧 69shuba,最快更新重生之星空巨蚊最新章节!

地球联盟的最高人物,也是当下的联盟总统,见到贾岩差点屁滚尿流。

地球人从几十年前的议会制,变成了当今的总统制,因为各种理由,总统的权利特别大,而且这家伙就是当初的议长,他深怕贾岩会因为他一个人坐了这么久位置,而对他感官不好。

“呵呵,好久不见,你不必这么担心,我看过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,确实是为了整体地球人的利益鞠躬尽瘁了,所以对你的作法我完全不介意。”

不就是坐一个位置不肯下台嘛?贾岩表示,自己在星空里那些势力之主,坐着位置一辈子几千年都不下台的都有,你这才哪到哪?

能做实事就行,除此之外稍微带一带自己的家族,对贾岩来说,也并非不能接受的。

人不为己天诛地灭!只要不过头,在允许的范畴内,贾岩是很大度的。

“这次我来,也不是其他理由,只是需要你们帮我做一件事。”

贾岩也没否定这位总统的兢兢业业,虽然他很可能再过几年会要求其离职,而且为未来的总统做个任职期限限制,但这不是第一届嘛,算了。

“哦?不知贾岩大人,需要我做什么呢?”

……

几天之后,本来一直不宣传‘贾岩归来’的地球,突然像是洪水放闸般,又突然的宣传起贾岩归来这一事实。

并且还有大量的工作在制造着,说是要做‘地球和平日’的节日盛典。

这和平日,说是和平日,但实际往年的和平日几乎全在表彰‘巨蚊’的功勋,因为当初地球和平解放,几乎全是最初的那只巨蚊,在地球上一个城市一个城市,带领着地球人反击做到的。

本来前几年刚刚过去‘第九十周年纪念日’,可这平平无奇的第九十五周年,居然又来个大活动?而且还是比九十周年更为盛大的活动,甚至地球联盟的高层们,莫名其妙的给了好多个文明发出了邀请函,让他们派来使臣之类前来庆贺。

不止是外界摸不着头脑,连地球内部也不少人搞懵了。

无数的外星文明则是在分析,地球这一波庆祝事件,恐怕是因为地球人前段时间失去了过大的声望,因为巨蚊一族已经许久没现身地球了,搞得地球人在猎户臂联盟里的地位渐渐下跌,此时搞一个大型纪念活动,也许是涨涨自己的声望值吧。

当然了,哪怕地球如今的存在感,比起最初猎户臂联盟成立之初要弱了很多,但外星文明们仍旧没有不给面子,毕竟地球联盟还是整个猎户臂的盟主,地球仍旧有他们最强的存在,也可能是整个猎户臂最可怕的强者——贾岩。

所以四周的文明们,都派遣了使团,而更遥远又没条件的文明,则是做好沟通,准备在当天致电道贺。

其他比如帝国这样的大国,虽然相距遥远,他们却也都派来了庞大的使团,这已经成为了最近的常态,只是这一常态从最开始的大量人士,变成了人数越来越少。

地球的影响力还在,但已经变少却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可起码这次,大家还是来临了,并且帝国在这方面上也并未阴阳怪气。

“贾岩大人,此事已经办好了,大人敬请期待。”

地球联盟总统处,办了好几天事情的总统,对坐在沙发上等候的男子恭迎着笑道。

“那就好,希望你们能办好,不过到时我可能会将此庆祝日另做他用,具体做些什么你不用管,而且肯定对地球有利,我走了,谢谢。”

贾岩放下手里的红酒杯,笑着起身,然后一步仿佛闪现,人消失在原地。

“呃……”

对贾岩的消失,总统就像是如释重负。

哪怕他是地球联盟的最高官职,但面对这位几乎以一臂之力,把当今地球联盟搭建起来的男子,还是相当的有压力,何况这名男子的战斗力,绝对是他望尘莫及的,而且很可能,在现在的猎户臂内,他的战斗力也绝对是第一强。

地球人虽然融入外星时间比较短,但已经了解到,外星应该是强者的世界,地球人看似风光,可他们的牌面唯独贾岩,如果有一天贾岩公布说他不再庇护地球了,那么早就对地球这么弱还有如此地位的不少文明,就会闻到腥味的狼,追着地球文明,直至将这里完全覆灭。

地球街头。

刚刚离开了总统办公室的男子,手里拿着一束玫瑰花,还夹着一只近乎一人高玩偶小熊,走在街头。

“爸爸。”

一名小姑娘陪同着大美女站在街边,好像等了他很久。

男子揉了揉小姑娘的小脑袋,然后把小熊递给她:“这是爸爸给你的礼物,你看哦,这只熊能走路,还可以说话,好不好玩。”

“好玩!”

小女孩高兴极了,抱着比自己都要高的布偶熊,按着上面的按钮,让小熊说话和唱歌。

“老婆,这束花送你,花语是我爱你……”

“你……爱我……嗯,谢谢老公。”

大美女怔了好一会儿,仿佛不认识似的,看看自己身前的长相普通男子,然后巧笑嫣然,眼睛都弯成月牙,接过花束。

她的表现让不少四周观察她的男性心碎。

“唉,她身边的男子也长的不怎么样,为什么会找到如此气质的美女老婆。”

有人很酸。

他们说话的时候,远处的男子仿佛顺风耳,若无其事的看了看这边说话者,接着得意的笑笑。

“老公,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,其实日常里的很多事,也挺有乐趣的,以前怎么会忘记了呢……”

“是吗?那,以后……以后我陪你一起度过日常生活。”

“嗯,先去看一场电影吧。”

男子与美女加上小女孩,一起踏上了携手同游的路程,沿途全是艳羡无比的目光。

倒是另一位年轻模样的男子,身处于遥远之地,仿佛隔了这么远,都能看到那边的场景,最终无奈的摇摇头。

“爸妈这样……为什么不是我从小就如此,小妹啊,你倒是好运气。”

他的目光里,稍微有那么一丝的哀怨。可很快便收敛起来,因为他已经不是那种年纪了,何况自己也成了家,还有自己的子女了,自然不会再闹小孩子脾气。

贾岩与妻子女儿走在路上,感受着整个气氛,又有了独特的感受。

“呵呵呵。”

他觉得,自己人一辈子,走过了太多的路,也感受过太多的事,却唯独缺了情字,也少了家庭的力量。

此时此刻,非常难得的体会到了这种感觉,他顿时又感慨良多。

“老公,你笑什么?”

萨摩龛又歪了歪头,好奇的看着贾岩。

她的模样,还带有些外星生物的刻板样子,稍微有点冰冷,但给贾岩更多的是憨憨感。

“没笑什么,萨摩龛,你就等着我给你另外的惊喜吧。”

“嗯,我等着,很期待的,不管是什么,我都会很高兴。”

萨摩龛一本正经的点头。

贾岩发现,一路上萨摩龛都小心翼翼的捏着自己送出的花,有时差点被路人碰到了,都会瞬间用出速度,把花朵保护下来。

看得出来,她确实是不管贾岩送她什么,都会好好的保护。

巨蚊沉沉的匍匐于次空间内。

整个巨大无比的宫殿,给了他相当大的空间,甚至空旷到让贾岩都有些不舒服的程度。

在这种固若金汤的空间里,他才有心情好好的休息,同时也能让自己更多的精神投射到分身上,让自己近乎变成了那个‘贾岩’。

哪怕只是分身,现在的他,就像是一名真正的地球人,而且拥有着娇妻,并且是美貌气质让人无比艳羡的绝顶美女娇妻。

这就好比是一场梦,美丽的梦,总会令人深深沉眠其中,不愿苏醒。

在这场梦里,他与妻子,女儿,以及稍微有点叛逆的成年儿子,产生了复杂的家庭关系,并且时不时的,还能与其中的亲属们见见面,家庭小日子过得悠闲而又相当充实。

梦中,家庭美满,妻子貌美,女儿可爱,儿子虽有点小要强,却也尚属听话。

贾岩难为的,在这连续的好多天里,都没怎么去修炼,以及思考强者的事情,反而是沉湎于生活里。

这是他自己编织的美梦,也是他成为了一位资深域主后,第一次尝试不一样的活法。

夜半时分,一辆高级旅游飞天房车,停靠在地球最最美丽的无名小岛上。

整个岛屿里都没其他人,四周碧波荡漾,都是水声,天空繁星点缀,整个美丽无法用言语描绘。

“老公,你又在想什么?”

突然,女子走到男主人身边,再次问出了她一路都在问的话。

贾岩回过头来,对上了这位女子,那一双仿佛能说话的清澈眼眸。

就算已经有百岁以上了,就算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但时隔这么多年,贾岩还能从她的目光里,看到当年的那种纯仆与真诚。

“老婆,你不用猜我想什么,我现在与你们在一起,就不会再想其他。”

贾岩笑了笑。

萨摩龛抿抿嘴,贴上贾岩身边,用手搂着他,闭上眼睛。

“老婆,我也能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“老公你说。”

“当初,你追我的时候,为什么有勇气舍弃自己的身体,变成地球人模样的女子呢。”

贾岩对这一件事,哪怕到了现在,都不理解。

“因为,我喜欢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贾岩古怪的翻翻白眼,哪怕得到了答案,却还是没办法理解。

也许,这就是女子热情似海的爱意?

不懂呀。

但贾岩并不觉得,萨摩龛还像当初那样不近人情。与她越接近,越能理解她的感情与思维,并且她已经越来越朝着地球人的情感方面接近,说白了大家都是生命,大致的情感与需求是一样的,没那么多隔阂。

“星空真美,老公,你说,你在很远很远的星空里生活着,是不是过着与我们完全不一样的人生?”

“嗯,也许与你们想像的完全不同吧,但是地球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的。”

“那老公,你能活很久吧,以后我死掉了,你会不会再找一个雌性?”

“不找了,你就是最后一个。”

“老公,你真好,我……我……我也爱你。”

“呵呵呵呵……”

“老公,你又笑什么?”

“没有笑什么,对了萨摩龛,你能不能别一直喊老公?有点尴尬。”

“为什么不能喊?你就是我老公,我就是你老婆啊。”

两人互相依偎着,远处的房车里,一个小小的脑袋伸出来,她抱着布偶玩具,大眼睛看着这边的画面,不时眨呀眨,然后对布偶熊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吃吃欢笑起来。

……

一道惊天动地的惊鸿,飞行于宇宙里。

“呵呵,我们得到了那位大人的庇护,这下子该让区区猎户臂付出代价了!”

“不错,这猎户臂明明弱小之极,却因为有了一位强者的庇护,而欲与我等星域平起平坐,若非是先前些年我们不愿大动干戈,也许早就攻入猎户臂了。”

“罢了,之前的事情,是我们胆小还是没空,大家心里都清楚,如今有那位大人的庇护,我们可得要好好的报一箭之仇!”

“首先的试探,从边境开始吧!”

……

猎户臂边境,一群由大批普通商船组成的商队,在卸载着货物。

十四五岁的少女,快步行走于母商船的舰桥上,可她的身边,跟随着一名做舰员打扮的男青年,让她无比的烦闷。

“我说你,到底要跟我多久?现在都混到我的商船里来了,跟着我就那么有意思吗?”

少女苏娅太无奈了。

通过这几天的交道,她明白身边的男青年,就是个无赖。

不管跟他如何沟通,他都不会管自己的想法,狗皮膏药一般,死活要跟随着自己。

说他贪恋帝国‘公主’的外貌吧,但人家又偏偏不做恶心的事,只是跟着,偶尔戏弄一下她。

何况这人如果真是贾家那位的话,少女是明白的,只要对方想,自己真的只能是委身下嫁,所以压根不必搞这么多花样。